Home
>
防火墙源代码
>
星妈源代码
星妈源代码

time:2020-07-30 09:13:36

author:重庆佰鼎科技有限公司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本文由重庆佰鼎科技有限公司提供,重点介绍了星妈源代码相关内容。重庆佰鼎科技有限公司专业提供防火墙源代码,源代码微盘,源代码入侵等多项产品服务。从售前到售后,您提供各项专业内容服务,让您的每一分钱都花的放心。

星妈源代码1.

问你两个问题。

你知道程序员初期学的代码在网页上所显示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你若不从事这一行就一定不知道,当然,你若对代码做过或多或少的了解,你便会发现,我是个白痴,我所说的话并不是对的。

你不用打开一切能上网去搜寻答案的设备,因为我可以帮你省去你搜这问题而直接告诉你我所提的第一个问题的答案。

HELLO WORLD!

这是我所编的第一个程序,点开IE后在空白的网页中赫然显示的两个单词和一个符号。

这三个元素,便是我走向程序员这一行当最初的帆浆。

可能会有些讽刺。

大部分人认为程序员是孤独的存在,因为他们每天都会对着计算机敲代码,而代码是构成一个程序最必不可少的关键一部分,可以说代码是一个人身体当中充当心脏和大脑的象征。

接下来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人少了大脑和心脏会如何。

很好,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当然我也是。

接着,我的第二个问题是,你有没有在某个随机地点的某个随机时间段里,随机的碰到过某个可能会出现在你视线内的某个随机的人,她会随机的说一句不符合常理类似于程序中bug的某句话。

这句话,会让你驻足,会让你转身,会让你望着她的背影,更重要的是,会让你觉的自己不再那么的孤独。

忘了说了,我叫白昊,是一名长相平凡,无甚特质大学一年级的学生,我平时跟电脑打交道的时间大于跟人交谈的时间,所以,你应该猜到了,我是搞计算机的。

而那句让我驻足,转身,望着她身影的话,在你听来可能会有那么一丝的幼稚和不解,但却是我那时仿佛中了bug一般的桃花源。

那句话是

漫天的星,可有一刻时能驻足在这孤寂校园的上空,那时明亮的星,定将能取代一切夜晚发光的灯。

2.

前面说了,我是一个大学生,不过有点得特意提醒你一下,若是宿舍的另外三个室友也算的上是朋友话,那么在这所有着七千两百八十五人的学校,我只有三个朋友。

对我来说,朋友的多少,朋友的价值,以及朋友的意义并不是什么极其重要的事,就像编写程序而用到的代码,若是出的bug不影响程序的正常运作,往往,我不会去刻意的删掉他们。

这并不是因为我懒,而是程序员都惯有的特征,自己所编的程序就如同新生婴儿一般,给他们取名的任务一般轮不到我们,所以,我们只能在那之前,率先在程序中留下一点能证明它出生的凭证。

对我来说,这个凭证就是bug,一个不起眼而又不会影响程序正常运作的bug。

所以,不要惹我,我是一个十分懒惰和矫情的人,倘若你搬一箱可乐放到我跟前,不论什么事,我想大家都有好好谈论的权利。

可乐,这便是我对着计算机打代码中所剩下的唯一一个嗜好。

你可能会问我我的体重,在这方面,我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我并不像那些在意自己身材的女生一样,我是一个负责的大学生,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的体重常年保持在70公斤,你可能会说我胖,但我的身高是1米八五。

每天我的生活很简单,简单到从指针划过钟表七的后三十秒中,我会睁开双眼,在三个胖子室友的呼噜声中戴上我的眼镜,去找我前天穿过的衣服,套上一件我认为很帅气像电影中的白大褂,然后飞奔到食堂,在第一节课打铃的后15秒内,准时的坐在我的位置上,啃着学校廉价的包子喊到。

是的,你会问我为什么那么急,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我也不知道。学校像是故意刁难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一般,每天早上的第一节课比其他专业硬生生的提前了45分钟。

据说这是我们系的教授所安排的,而他安排的目的就是在这堂多出的一节课上,听着他讲述着他对电脑,以及他的过去,并且定义我们未来方向伟大的发言。

而这样做的好处是,每天都会有人迟到,而那些迟到人...

你不用想会受到什么处罚,除了站着吃包子以外,我们这和善的教授并不会让他们去做打扫全校厕所和扫操场这一缺德事。

所以,很长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学校的清洁阿姨都因太闲而聚在一起,在操场跳广场舞。

而在这个教授讲完课后的8分43秒后,我必须赶到我的专属机房上的那台刻有我学号的专属电脑。

是的,你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急,我可以举一个生动的比喻来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你看到和你谈了很久的女朋友早上和别的男生坐在食堂一起吃饭,你会是什么心情?

当然,我是个负责的大学生,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就算我的宝贝机器被人占了,我也不会变心,因为下次,我会让我的那台专属计算机在我的淫威之下,再度成为属于我,白昊,一人之物!星妈源代码

一台好的计算机就如同警察手里的枪,厨师手上的刀,以及魔法师手中的魔法杖一般,但是,倘若驱动他们的主人是一个瓜皮,那,这就是浪费资源的一种大大不好的行为。

对此,我是十分的唾弃。

当一切事都具备的时候,我想,那名为东风的玩意就是我打开电脑电源的那一根惯用的右手大拇指。

漫天的代码就如同无数能排列组合的新型玩意,正如同我第一次接触它是IE上显示的硕大的三个元素

HELLO WORLD!

我想,仅此而已。

我右手握着鼠标,如同握着自己锄头站在田地前准备耕耘的人,我知道这片地是硕大的,这个世界,用我的双手,我想,我仅仅只能描绘出的是冰山一角,但这一角,所展现出带有HELLO WORLD!世界的精髓,我想,便够了。

这便是我的快乐,作为程序员的快乐。

3.

那是一天的晚上,我由于对新编写的程序纠正bug,出机房时,天已不知黑到何处去了,我望着天,黑漆一片的,除了孤独的月亮明弱的散光外,就只有两旁的路灯伴我了。

学校的机房到食堂的路并不长,但每每行在这路上时,都会有一种莫名孤独由心而发。

身旁行过的人在黑夜中都有相伴的人,而形单影只的我,就如同是被社会抛弃般的存在。

但,我是一个低调的人,一个长相普通无甚特质的程序员,在加上低调的性子,可想,我的交际是有多差。

但这并不是我诟病自己的原因,我说过,对于我来说,对于一个程序员来说,孤独是稀松无常的,因为你对着电脑屏幕构建着自己眼中的世界时,现实的世界就会被慢慢淡忘。

我不知道精神分裂是不是我最后的路,但一想到咕咕饿着的肚子,我便知,我还没有出精神病,但若哪天我精神失常的连肚子都不叫了,你,陌生的朋友,一定要帮我喊一辆救护车,当然地址嘛,这种尴尬而又非常严肃的问题,你就随便报得了。

距离食堂还有5分钟路程的时候,我看见身前那盏3分钟后便会灭的学校明亮路灯下站着几个女生,我并不是什么色狼,也不是流氓,看女生的兴趣我也不大会有,但吸引着视线的是其中一个女生,她抬着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天,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操作。星妈源代码

但事实是,当你看见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极其诡异的事,我的视线竟也随她往上抬去,在露过她身侧的0.5秒内,她的眼睛眨了三次,在我后背距离她身侧0.5米最近的距离时,我听见了她在笑,她说

漫天的星,可有一刻时能驻足在这孤寂校园的上空,那时明亮的星,定将能取代一切夜晚发光的灯。

我想,我这便是我驻足在原地脑子停止转动不了的理由,就如同带给程序让程序不断运行失败的bug,总会使我花上很长一段时间去改正它,但是反过来想,倘若bug存在的本身就如同天上明亮的星星一般,它们是不断燃烧自己的生命,来发出微弱的光,使人看到至善至其心灵的美呢。

我转身,朝那女孩望去,发现她的背影,原来便是我的桃花源。

那天晚上,我没有去食堂,我不知道是自己心血来潮还是如同中了bug运行不了的程序一般,我回到了机房,打开了我的电脑,我编了一个程序,程序的名字叫做 星。

这是一个打开以后会如同星星绽放出光芒一的程序,整个程序只有10秒,我却编了一夜,使程序循环的代码我没有特意去编些,反而应用了一个bug,这个bug能让程序在结束后直接跳到开始,并且永远到达不了最后一秒。

也就是说你打开了这个程序,bug会导致在程序运行到第9秒的时候,重新返回到第一秒,星光便会由慢慢的消褪的颜色重新转回充满光彩的颜色。

这个bug意味着 永恒。

不过再我编完整个程序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没有编写这个程序的理由,而程序员是不会做毫无意义的程序,看着一个漂亮的女生而突发奇感来作为编写程序的理由吗? 不,这太俗了,但,这的确是事实。

那天早上,当太阳出来的15分30秒后,我看着第一抹阳光在0.3秒内洒入整个校园时,我出了机房的门,我朝食堂走去。

和夜晚的孤独不一样,我所构建虚拟世界的代码,它们的原型正是周围的一切,一切富有生机而又充满意义之物,黑夜能一时遮住它们,但它们所散出来的生机,却是永恒的。

同样,在离食堂还剩五分钟的路程时,我在那排最后一个路灯下,看见了昨晚那个抬头仰望寂寥星空的女生。

其实早在昨晚编写代码时,我就对自己说,若是在遇到了,我一定会上去主动打声招呼,我会跟她分享我作为计算机程序员的一切,只因为那一时的失神。

但这种想法在5秒后的一个男生靠了过去给她从怀里递过两个包子时,就消散了。

我低着头,融入不多的人群,想极力去装作一个普通的学生,正如同在某个随机地点的某个随机时间段里,随机的碰到过某个可能会出现在她视线内的某个随机的人一样。

但擦肩而过的那个0.8秒,她突然瞥向人群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那个身影很普通,他也有也个普通的名字,他叫白昊。

但这随意的一瞥在之后的0.2秒便又收了回去,可能对她来说,穿着白大褂的人,可能有些奇怪吧。

但对他来说,那永远不会知道驻足的一秒正如同突破程序的bug一般,会使一个完整运行的程序突然分崩离析。

就如同一个重回孤独的程序员,唯一不同的是,调色生活用的bug,在看到那个男生递给她两个包子时就渗入到程序的中心,随着程序的运转,永远不会消失。

我走到了食堂门口,感觉到了阵阵而来的饿意,我对自己说,看来今天我也没有成功的患上上精神病。

我走入食堂内,却在3.5秒前的位置留下了一滴眼泪,我知道,我仍是孤独的,

至少现在,仍是。

(完)

Reprint please indicate:http://www.cnsoftweb.com/ydm-3405.html